中心动态更多...

“尚道中国发展论坛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研讨会顺利举办

尚道社会研究所于2018年10月26-27日在香港举办了“尚道中国发展论坛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研讨会。

“尚道中国发展论坛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研讨会预告

由香港尚道社会研究所主办的“尚道中国发展论坛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研讨会将于2018年10月26-27日在香港举办。

寒竹所长受邀参加浦东新区区委组织部等主办的学习读书会

“学习读书会”由浦东新区区委组织部、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主办,上海市作家协会、SMG、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作为特别合作单位,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浦东图书馆、东方财经•浦东频道作为承办单位。

寒竹:中国道路的历史基因丨第十一期“学习读书会”预告

8月25日下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观察者网》专栏作家寒竹将来到学习读书会,与观众们分享“中国道路的历史基因”,解读传统中国如何塑造了现代中国。

时政更多...

郑永年:中国政治经济模式及其未来

中国文明从来没有在知识层面把经济视为一个独立领域,在经验层面,经济也从来不是一个独立领域。经济活动从来就被定义为政府责任的内在部分,政府把推动经济发展作为己任,同时也从这个过程中产生政府的统治合法性。

寒竹:深化改革以促进社会流动与公平正义

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和中国的高速发展与崛起同步。回顾过去,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繁荣与进步是一个有目共赌的事实。展望未来,绝

孟维瞻:无论中国如何改革,美国都不会减轻对华压力

不解决贸易战,也许对中国是最有利的。贸易战解决了,会加速中美摊牌的到来;不解决贸易战才可能延缓中美摊牌的到来。

孟维瞻:不犯俄罗斯和日本的错误,中国崛起就会顺利实现

近现代世界历史上,凡是实力第二的崛起国家,往往会受到霸权国和其他强国的联合围堵,很多国家因此遭遇溃败。这就是学术界常说的“第二者困境”。

财经更多...

王绍光:“中等收入陷阱”是个伪命题

近年来,伴随内外形势的重大变化,中国进入一个新的历史节点,不得不直面新的内外挑战;这一历史进程中,社会上流传着很多似是而非的观点,其核心是忧虑未来中国的发展将遭遇险阻。

一位日本人对中国经济的精准分析

最近一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国为数众多的近邻里,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像日本这样,和中国关系跌宕起伏、却又相映相照紧密纠结在一起。

理解国企民企之争,需真正理解前三十年和后四十年

每当宏观经济面临下行风险,大量中小企业发展遇到问题的时候,国有和民营关系的争议就会被拿出来热炒一番。

寒竹:发展民营企业,促进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

最近一段时间,围绕民营企业在当前的地位、功能和前景出现了颇为热烈的争论。

社会更多...

左手权力、右手信任: 中国式交易的术与势

在中国人奋斗的职场上,常常可以看到一手“吃饭喝酒博感情”、一手“审时度势布战略”,一手玩“信任游戏”、一手玩“权力游戏”的画面。

2018互联网大佬们的致歉

2018已近尾声。这一年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些互联网企业从前几年的高歌猛进遭遇挫折,面对政府监管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企业大佬们纷纷发表沉痛的道歉文。

宁南山: 勤奋抗压的中国人, 能打破东亚“地狱模式”吗

为什么中日韩人民极度勤奋却无法轻松?为什么欧洲懒人式经济增长,居然超过了日本勤奋式经济增长?

未来,富人将编辑基因成为“超级物种”

英国已故科学家斯蒂芬·霍金的遗作《对大问题的简明回答》于10月16日发售。在书中,霍金暗示,不久的未来,富人可以选择编辑他们自己和孩子的DNA,让自己和孩子变成拥有更强记忆力、抗病力、智力和更长寿命的“超人”。

文化更多...

陈平原:被排名坑惨了的中国大学

近期,因高校排名(特别是科研排名)而引发的争议事件引发广泛关注。

如何应对“中年学术危机”?

“中年学术危机”对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学者尤其明显,因为前者更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累积,“大器晚成”是一种常态,“少年成名”的情况比较少见。

金庸:为什么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吞并中国?

大家希望听我讲小说,其实写小说并没有什么学问,大家喜欢看也就过去了。我对历史倒是有点兴趣。

秦始皇大一统政治合法性构建

从合法性诉求的视域审视秦始皇建立郡县制大一统帝国后的政治合法性建构活动

思潮更多...

李路路:改革开放40年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变迁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结构变迁的基本特征是:从一个曾经是高度集中、相对同质性的社会结构体系逐渐分化为资源、地位、机会和利益相对分散、相对独立的结构体系

郑永年:亚洲人会思考吗?

亚洲人不会思考?

中美的权力、体制与文明的三重冲突

邵宇博士认为中国需要以更加切实的开放举措来应对贸易争端。对外,改革重点需要放在汇率制度和资本账户上;对内,重点应该放在减税和融资上,以此来激励企业进行研发投资。

阎学通:两极化世界中的中国

中美关系将会何去何从?国际格局将会发生何种变化?新的国际秩序又将如何建立?

Berggruen Institute更多...

周末盘点:特朗普的联大演讲标志着美国全球领导力的终结

正当战后长期的和平与稳定仍在持续的时候,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本周在联合国演讲中抛弃了罗斯福愿景的精神,重提狭隘的民族主义这一20世纪中叶伟大的政治家们一致认为会不可避免地引发冲突和战争的思想。

一周盘点:两种全球化的故事

实质上,按照历史标准来说,反对移民并不是新鲜事儿。但今天,这是对全球化的影响和英国社会所走道路焦虑的表征。焦虑不仅源于对移民的偏见,而且还有经济的动荡、太多社区的衰落,以及在国家认同(national identity)上的危机。

一周盘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后美国世界的助产士

在上周的首次出访中,特朗普冷淡地对待北约和美国的欧洲盟友,这促使一向冷静而低调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质疑美国作为合作伙伴的可靠性。她表示:“我们欧洲人要把自己的命运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

【一周盘点】马克龙所面临的挑战引起全球共鸣

自由民主长期生存的主要挑战在于保持贸易、技术和移民向世界敞开胸怀的同时,又能缩小日益扩大的不平等差距。

书评更多...

论“修昔底德陷阱”:中美之间必有一战吗?

《注定一战》中有关“修昔底德陷阱”的相关论断,其实并非如有的批判者所指出的那样,具有上天注定的宿命论色彩。相反,艾利森在书中明确指出,他既非悲观论者,亦非宿命论信徒。

林毓生:从苏格兰启蒙运动谈起

中国知识界一谈到启蒙运动,通常都是指十八世纪由法国知识分子领导的启蒙运动(卢梭原是日内瓦人,不过,法语是他的母语)。事实上,十八世纪另有苏格兰启蒙运动。

皮凱蒂:财富再分配的实质

还有一个大的进展,就是随着技术进步、产业转型,人力资本投资重要性提高,于是各国开始普及国民教育。在这个背景下,西方迅速出现了中产阶级,并不断扩张。这些是马克思的时代所没有的现象。

唐小兵:民国政治的真谛

一方面是清末以降成其雏形,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蔚为大观的政党政治的形塑,另一方面是民国初年后逐渐成形的军绅政权与派系政治对军事武力的过度依赖,这两方面的聚合、离散与撕扯就构成了民国政治最基本的特质与动力。